-

“哢嚓——”

葉昊冇廢話,一腳踹出,把完顏恨的另外一條腿也踩斷了。

斷了雙腿的完顏恨身軀徹底癱軟在了地上,臉上都是是難言的痛苦之色。

他用雙手撐著自己的軀體,也撐起了最後的驕傲。

這個時候,葉昊隨意的撿起了地麵的一柄島國長刀,刀尖抵在了完顏恨的咽喉處,而後淡淡開口。

“完顏恨,我知道,你認為你自己是個人物。”

“你不介意和我玩下去。”

“但是,我可以告訴你。”

“如果是平時,我還會慢慢和你玩,打斷你的手骨,讓你徹底變成殘廢。”

“很可惜,事關我老婆,我現在冇什麼耐心。”

“我再問你最後一次,人在哪裡?”

“不說,你就死,我也可以自己找到。”

聽到葉昊的話語,感受著葉昊眸子中肆無忌憚的殺意,感受著葉昊手中島國長刀的寒意,視死如歸、一臉不屑的完顏恨忽然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。

不管他多麼的強勢,他最大的底牌,就是葉昊不敢弄死自己。

可是現在,葉昊一副自己不開口,就要弄死自己的姿態,這令得一向自信的完顏恨,覺得心神恐懼無比。

“怎麼?士可殺不可辱?”

葉昊看著此刻糾結無比的完顏恨,淡淡開口。

“這一點,你就不如你爹了。”

“你爹當年失敗之後,還懂得臥薪嚐膽,三年之後又三年。”

“而你失敗之後,不但不認,還為了一時意氣,把自己送到了絕路。”

“看來,你比不上你爹啊!”

完顏恨眼角抽搐,內心遲疑。

葉昊繼續開口施壓:“你以為死了以後,你爹會給你複仇,但是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你還有其他的兄弟姐妹。”

“你的死,對於他們來說就是清掃了上位的障礙。”

“那個時候,他們為了儲存實力,不但不會找我報仇,說不定,還會讓你徹底成為曆史。”

“你的死,無足輕重,冇有任何價值,真可惜啊......”

說到這裡,葉昊手中的島國長刀,緩緩下壓。

鋒銳的刀尖刺破了完顏恨的肌膚,劇烈的刺痛感也令得他徹底冷靜了下來。

人活一世,確實有尊嚴、有驕傲、有麵子。

可問題是,人死萬事空!

他死的,原本屬於他的一切,就會被人徹底的瓜分乾淨。

完顏恨這樣的人,怎麼可能甘心!?

下一瞬間,他微微咬牙,沉聲道:“放人!”

“我現在就放人!”

葉昊緩緩的收回了手中的島國長刀。

完顏恨神色複雜的看了葉昊一眼之後,才從貼身處取出了一部手機,飛快的撥通了一個號碼。

很快,對麵傳來了一道略帶幾分島國味道的聲音:“完顏少,有什麼指示?”

“宮本櫻,把鄭漫兒帶回來!快!”

完顏恨幾乎是嘶吼著開口。

聽到宮本櫻這個名字,葉昊微微皺眉,他本能的覺得有幾分熟悉,不過還是淡淡道:“宮本小姐是吧?不好意思,我是葉昊。”

“我在這裡警告你,鄭漫兒有事,完顏恨就有事。”

“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-